一个职业打假人的自白

悟饭    2017-05-04 11:14:52    职业打假人  乌合之众 

“数量,既是正义。”

——《乌合之众》

在我刚刚成为一名职业打假人时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暧昧的事,说错又不是错,说对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直到我看见《乌合之众》里的这句经典描述。职业打假人比你想象的还多,当我看见他们数量如此庞大时,心里的矛盾会烟消云散。

我生活在二线城市,某宝最热的时候我没赶上,但还是在中后期张罗起了自己的小网店,卖母婴产品,两个月赔了三万,然后草草收了场。其实卖东西是没赔钱的,关键是我遇见了“职业打假人”。

某天有人拍了5盒国外营养品,但隔天就收到买家留言,说里面含有柠檬酸镁,不属于中国食品法规定的营养补充强化剂成分,要求赔偿,如果我私了给他4000元,不私了就诉诸法律赔10倍,也就是接近10000元。我当然选择私了,息事宁人。

还有一次,收到买家投诉,说我的产品标签不完善,其实这款产品属于进口,标签不完善我不知晓也无可奈何,照例我还是选择了私了,因为一旦进入纠纷程序,退款直接影响到搜索排序权重,也间接影响了自己的生意。

后来痛定思痛,我成功走上了“职业打假人”的道路,因为做哪一行无非就是想赚钱。

首先我加入了一个群,群里有人教你,他们总结出了一套打假教程,50元可以买全套。打假流程、打假注意事项、打假聊天案例、打假录音、打假必看的法规...应有尽有,最后还有实操指导。

进了职业打假圈我才知道,我被职业打假人盯上属于必然,因为我就是教材培训中的那部分小白商户。小白商户通常具备一些特点,例如不懂法律常识、耗不起、小本经营、求安稳心态。

真正加入到“职业打假人”的行业中会发现这里面也有地盘之分,线上打假人基本不掺和线下的,食品类打假人不会去找卖服装的茬儿,在某宝找违反《广告法》的那帮人最被我们鄙视,因为技术含量太低,整天打开人家的网页,看到“第一”、“首个”、“最高”等字样就开始“敲诈”卖家,大多数人瞧不上他们。

职业打假行业的祖师爷叫王海,他是“中国打假第一人”,1995年在知假买假的前提下购买了12个“问题”耳机获得赔偿而名声大噪,现在他是年收入千万的富人,他的徒弟也基本都是年入百万千万级别的。王海说,“打假这件事,本身就能实现正义,跟动机无关”

我深以为然,我的爱人却嗤之以鼻。

从我开始作职业打假人第一天,最大的阻力就是我的爱人。她对我的行为非常不屑,她说我知假买假,不以伸张老百姓权益为目的,仅以自己赚钱为目的,还打着正义的旗号,相当于知法犯法。

我什么都不说,只是带着她回顾一下我上个月的收入,少说也是万把块。能堵上她聒噪的嘴的,只有这万恶的金钱了。要“以人民的名义”去打假,那我去喝西北风么。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乌合之众》

我的爱人就喜欢获得这种安全感,她总认为批判我,她就变成了正义。

外界把我们形容成“暴力打假,暴利行业”、“举打假之名,行勒索之实”、“碰瓷”等等,但20143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知假买假”不影响消费者主张权利。所以,我们的理直气壮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们知假买假,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商家销售假冒伪劣?

我们钻法律的空子,给商家找茬,敢问有哪些商家愿意静下心来研究一下自己的商品是否存在漏洞?

法院进入司法程序的消费权益诉讼九成是我们职业打假人发起的,有人说我们严重占用了国家机关资源,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的占用,提高了国家机关的效率?

我们不投诉,难道等着商家自我提高觉悟?

所有事物都有正反面,国外也有针对职业打假人的做法,为什么不去借鉴,反而来批评我们?

我们是否失业,是这个社会决定的,我们想失业,但社会、至少是当代社会,不允许!

我错了么,偶尔夜深人静时我也会思考这个问题...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