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爱喝的白酒,正被年轻人抛弃

徐小凤    2019-01-11 13:08:02     


有人说,中国酒桌上的平均年龄越高,喝酒的度数也越高。换句话说,白酒作为中国最主流的烈酒,是中年朋友们酒桌聚会的甘露。

而反观年轻一辈,白酒是不被认同的。君不见知乎上搜索白酒,排名第一的问题竟然是“白酒有什么好喝的呢?”这样对白酒具有毫不遮掩的“偏见”。

年轻人爱喝的起泡酒、甜酒、日本清酒、精酿啤酒、红白葡萄酒,却在中老年群体中难以流行。酒的颜色,成为划分酒桌年龄层最鲜明的一道鸿沟。


市场数据不会说谎


2010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白酒的产量同比增长在不断下降。


到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白酒销量累计达283.44万吨,产销率同比下降4.7%,库存比年初增长2.7%,简单来说就是卖得少,库存多。

从数据能看出,白酒如今的市场表现已经出现下滑的趋势,如果问年轻人都知道哪些白酒品牌,大多数也就只知道最出名的茅台五粮液二锅头,还有那些在央视一掷千金的新品牌们。

但如果要问他们有哪些洋酒品牌,那没准儿都能整个“报酒名”的贯口出来。

用那些包容性更强的洋酒作为基酒,冰、可乐、果汁、甚至风油精也好,都能往里加。没有固定的搭配,都能冠以鸡尾酒之名,受欢迎的要点就在于:能随心所欲地调配出适合自己的口味与口感。



白酒与中年人的“呕吐兄弟情”

白酒在中国有点像是一个中年油腻男们的指定饮品。

在解读君看来,要知道那些中年人为什么热衷白酒,看看这些俗话就知道了。什么“借酒消愁”,什么“感情深,一口闷”,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等等,说的都是白酒,也无不反映出对于白酒的情感寄托。

所以,再看看那个知乎问题,“白酒有什么好喝的呢?”,没错,白酒真的不好喝,很多久经酒场的人会用诸如“入口柔,一线喉,不上头”这样的说法来白酒品质的上乘,但这也改变不了白酒又苦又辣,喝了从嘴烧到胃的事实。

对于他们来说,酒是情感的纽带,喝了酒,陌生人才会变成朋友;喝了酒,朋友才能变成死党。好多平时在家说不了的话才能一吐为快,喝了酒,再难办的事,也能找到解决方法。正所谓“昨夜皆为天涯客,今朝尽是共饮人。”

喝得酩酊大醉,一起在洗手间狂吐不止,大概就是他们眼中的真感情吧!这样的酒文化,正是年轻人所厌恶的。


土就一个字,不需要再说一次

对于白酒,土就一个字,不需要再说一次。


不同于老一辈只能在喝酒里做文章,对于年轻人来说,选择的多样化,也让他们的精神需求更加多样:看电影、玩音乐、打游戏、街头运动、只要是“同好”,那就是朋友。

这种简单直接的情感交流对他们来说,比在酒桌上说弯弯绕要受欢迎得多,所以上一辈所谓的“酒桌文化”在这里便失去了土壤。

在这种环境下,白酒失去了意义。出生于物质空前丰富时代的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饮料当然要选好喝的,白酒又贵又难喝凭什么还指望我们喜欢?

相对的,各种洋酒,无论是葡萄酒、威士忌还是清酒等舶来品反而更能吸引年轻人的注意。甚至喝什么酒都成了彰显自己品位的神器。

中产们爱喝葡萄酒,以体现精致优雅;美女们喜爱气泡甜酒,以体现时尚轻奢;常泡夜店的小年轻们喜欢各类精酿啤酒,以体现放浪不羁的气质。

根据统计中国葡萄酒年人均消费量仅有1.4升,远低于国际水平,和葡萄酒消费大国法国的年人均40升比起来,显得微不足道。

有人会说,我每年喝很多葡萄酒呢!北上广和其他一线城市的葡萄酒消费群体早就被庞大的人口基数稀释到零点几度。

但除葡萄酒外,其他洋酒的市场表现却异常好,六年前在中国酒类市场占比仅2%的洋酒如今已经快要和白酒五五开了。

从白酒的艰难处境可以侧面看出所谓的“酒文化”,如今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了。更糟糕的是,酒作为曾经聚会桌上必不可少的东西,现在也已渐渐可有可无。



说到底,时代变了,年轻人的口味变了,白酒也不再是他们的首选。况且健康与安全观念的增长让不喝酒的人越来越多。人们酒杯里的酒,经历了从无色到五颜六色的转变,今后会再有什么变化不得而知,但还能在酒桌上端着白酒相互劝酒的,多半也只有喝了半辈子白酒的老炮儿们了吧!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