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老钱——去南极半岛看漂泊的异星球

薛佳驰    2019-01-11 17:05:10    南极 旅行 冰川 

还记得电影《南极之恋》吗?

一对本该绝缘的男女却在南极一场意外事故中意外相恋,两个人为了活下来,爆发出了惊人的精神力量。

可以在冰天雪地里一天行走40公里,能够从10多米深的冰缝中艰难爬出,知道循着企鹅的路线找到冰洞潜出海底,学会捕捞厚厚冰块下面美味的寒水鱼。


我们为着那浪漫纯净的爱情和顽强的意志力感动着,也为南极的风光震撼着,有没有想亲身去体验那时那景?

没有公路铁路,

没有酒店餐厅,

几乎没有细菌,

尘嚣之外的净土,

南极以它独特的方式抗拒着人类的踏足。


关于南极,你能想到什么?

是无边无际沉睡的冰雪,

还是摇摇摆摆的企鹅?

是万物肃杀的冷酷世界,

还是精灵般美丽的极光?

是探险队员在大大小小的冰山之间穿梭,

还是杂志封面上超模穿着比基尼俯首弄姿?

而这些并不是南极的全部。

在渺无人烟里,在冰封雪藏中,

有这个世界上最大气干净的美丽画卷,

最纯净的空气和水,

最顽强可爱的生灵,

和只有置身其中才能体会的心灵悸动。


现在,跟着老钱去欣赏极地风光,开启冰雪世界的奇幻之旅。


携程同行:上海——乌斯怀亚

南极半岛之行



德雷克海峡DISCOVERY

不体验一下德雷克海峡的大风大浪,

南极旅行怎能完整。

海浪高达几十米,

不由自主地表演太空步,

亦或是迈克尔杰克逊的45度。

和很多游客一样,晕到怀疑人生。

当双脚终于能在甲板上站稳,

看晚霞染红了远处的冰川断崖,

漂金了的皑皑峰顶。

虎头鲸一个漂亮的甩尾,

惊鸿一瞥,

美得让人忘记了来时的艰辛。

侧耳倾听,便能听见大海的脉搏。

嗅一嗅,便能闻到海水的咸腥气息。

恍然间,已经突破了人间的边界,

闯入了南极。


纳克港DISCOVERY


云雾缭绕的连绵冰山,

犹如蒙上一层神秘面纱的仙境,

在茫茫大海中时隐时现。

转瞬,风拨开浓重云雾,碧海蓝天,风光瞬息变幻。

至冷之中,冰雪纷纷飘落,

落在那切割得尖削凌厉的冰峰上。

穿着雪鞋,一步一步登上山丘,

信天翁舒展开羽翼划过瓦蓝瓦蓝的天际,

海面波平如镜,

冰蓝和海蓝色彩相接,宛如天堂。 

光脚走进0摄氏度的水中,

以这样的方式感受南极的温度。

在冰冷的刺痛感中,

尖叫声回荡开来。


知识小贴

南极的雪要变成冰,要240年的时间。而一座冰山的形成,最少都要五百年的时间,冰山折射出来的颜色越深,年代越久远,散发着蓝光的冰山的年龄至少在一千年,而散发着绿光的冰山,则都有上万年的岁月沉积。


活动 · 皮划艇和露营

红色的皮划艇浮在水面上,

轻轻拨动桨,

水面上就泛起了层层涟漪。

遇到大片浮冰,

那是一片晶莹剔透的冰蓝

感受破冰前行的刺激,周围一片寂静,

只有冰块撞在皮划艇上的声音,

俨然是世界尽头的奇幻漂流

食蟹海豹有时在海里游荡,

有时慵懒地躺在浮冰上休息,

竖耳倾听南极的声音

宁静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风声,

远处人们渺渺茫茫的言语声,

水底下冰块摩擦发出的声音,

企鹅跳出水面的声音,

似有若无的鸟叫声,

还有着大海宁静而安稳的波涛声。

露营在世界的尽头。

在冰山碎裂声、

企鹅的欢鸣声、

海豹的鼾声中入睡,

然后沐浴着世界尽头的温柔晨光醒来。


天堂湾DISCOVERY


(这里是观赏南极半岛的最佳位置。)

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

港湾晶莹闪耀、纯净得发亮,

万年冰盖呈现着圆润而又多变的线条,

平静的海面洇染着神秘的幽蓝。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海面上,

投射在冰山上,

冰雪天涯,光明寂静,燕鸥飞掠,

倒影婆娑……

即便有暴风雪嚣张来临,

天堂湾依旧甜美,

将肃杀的寒气拒之门外,

守护着杰拉许海峡,庇护着来访的游客。

南极,毫不吝啬对各种蓝色的喜爱,它泼泼洒洒,挥毫自如……你会惊叹,蓝色,原来可以如此极致,如此绚烂。


布朗断崖DISCOVERY

(位于塔巴林半岛,有2万只阿德利企鹅和数百只巴布亚企鹅在此筑巢繁殖。也是黑背鸥和岬海燕的繁衍圣地)

一百万年前,火山从布朗断崖喷薄而出,

流淌的熔岩湮灭了生灵。

一百万年后,冰雪覆盖了火山,

只有散落在海滩上的熔岩“炸弹”无声地诉说着曾经。

落单的小企鹅,丝毫不害怕人类,

就这样静静地从你面前走过,

小屁股一扭一扭的,

心就这样被萌化了。

喜欢凿洞的威德尔海豹

经常从冰洞中伸出小而圆的脑袋,

尽情呼吸,

亦或是懒懒地躺在雪地,

与世无争的样子会让人一下子放下所有。


库佛维尔岛DISCOVERY


黑色的岩石岛,广阔的白色世界,

蓝色的浮冰散落在海里,

有着孤独的浪漫。

当邮轮在冰山间穿行时,

在海水冲刷的岸缘可以看到黑色的礁石,

并且可以惊喜地看到在岸上筑巢的企鹅群。

 (巴布亚企鹅几个最大的聚居地之一)


南极唯一可以带走的便是这冰块,勾兑一杯黑冰威士忌,是否品尝到“万年时光”的味道?


中国长城科考站DISCOVERY


(位于乔治王岛南部,1985年建立,是中国在南极建立的第一个科考站。)

乔治王岛是南极的地球村,

从船上远远望去,

在岩石裸露的山坡和积雪消溶的海滩,

栖息着数不清的企鹅。


长城站那几栋红色建筑在

一片白雪茫茫的大地上显得格外耀眼醒目。

科考人员奋斗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里,

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听他们讲解极地科考知识、

并在明信片上盖上独一无二的

长城站纪念戳,

又是另一番乐趣。


气候渐渐变暖,

动物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也在慢慢消失。

这一片冰肌玉骨还能留存多久?

南极,希望你一切安好!

船又一次开始颠簸,远处高高的海浪似乎已经在欢迎我们了,冰山消失在船尾,船只朝着城市的方向驶去。南极,再会!


携程同行:乌斯怀亚——上海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