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肪与糖,谁更催胖?

徐小凤    2019-01-24 13:43:51    糖与脂肪,肥胖 
“少吃肉,多吃蔬菜水果。”

“吃这么多肉,小心三高。”
这些话各位80、90后肯定没少听,长辈的言传身教,社会的不断科普,让我们对肥胖的认识与脂肪绑定在了一起。

过年回家,对于胖子来说,比“你咋还没结婚?”更恐怖的,是“你咋还这么胖?”
为了逃离这个名为“肥胖”的阿鼻地狱,许多胖子们利用新年前最后一个月又重新拾起了自己搁置了大半年的减肥计划。

而一说到减肥,以往很多人都从不吃肉开始,以减少脂肪的摄入,直到近些年,减少糖的摄入才成为新的减肥重点。

那么是何原因,让脂肪给糖当了这么久的背锅侠呢?


“背锅侠”脂肪的诞生

上世纪50年代,心脏病已成为美国的头号杀手,每年都有大量美国人因心脏病去世,而在1955年,美国的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因心脏病发作,导致连续六周都无法办公理政,总统的病倒,让心血管疾病的危害受到了整个美国社会的高度关注。
(艾森豪威尔因心脏病登上报纸)
随着学界对心血管疾病的深入研究,发现心血管病与肥胖率有着极大的关联,而造成肥胖的原因,科学家们提出了两个怀疑对象,即糖和脂肪。

但由于制糖业在美国有着极其强大的资本实力,制糖业的资本家们为了不让研究结果影响糖的销量,便联合起来贿赂科学界,让研究人员通过著名的“七国实验”来佐证脂肪才是肥胖的元凶。
(通过“数据”论证脂肪的危害)
这个研究结果极大的影响了后来美国乃至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的饮食观念。很多国家的都出台了相应的“膳食指导”对脂肪、胆固醇和类固醇的摄入大加限制。


糖才是罪魁祸首
数据显示,从1965年到2011年,美国人的脂肪摄入减少了25%,但直到新世纪初,美国的肥胖率已经从50年代的12%上升到了35%,明明都这么“健康”的“合理膳食”了,为什么肥胖率不降反增呢?
这时的美国人再回头看看才发现,原来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有科学家敢跳出来为真理说话,英国首席营养学家约翰·尤德金(John Yudkin)。
不仅在那时提出糖和肥胖、龋齿和糖尿病的联系,更是在1976年直接出版了《Pure, White Deadly》一书,公然揭露糖的危害。
但由于资本的迫害引导民众选择性无视,直到2014年因为种种原因,糖的危害才被开始重视。
(时代杂志以黄油作为封面)
而后,其他国家也开始出台新的“膳食指导”,限制糖的摄入量,2016年最新版中国居民膳食指南首次录入每日摄入糖不超过50克的规定;2018年四月,英国开始对糖征税。这一系列举动都表明糖的危害终于被重视。


合理膳食路漫漫
合理膳食的需求大家都有,然而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地做到,就像在“七国实验”之后的美国人民,被错误的观点左右了,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
真正的合理膳食要做到营养的合理搭配和摄入量的控制,即使不像专业的健身人士那样对摄入的能量精确计算,至少也要保证配搭均匀,不能饮食结构单一,更不要在某些方面过量摄入。

而在“七国实验”被指责学术造假的今天,依旧有很多人不清楚糖的危害,一味地认为少吃肉才是关键。
即使有人意识到糖的致胖性,不吃各类糖果巧克力,却因为广告宣传,社交需求等原因每天在各种含糖饮料、甜食和碳水化合物上不加节制。
就像当年的美国人一样,慢慢变胖而不自知。


谁都知道减肥要“管住嘴,迈开腿。”但“管住嘴”这三个字的意思,又有多少人清楚呢?又有多少人是抱着“少吃肉”的单纯想法来理解“管住嘴”的含义呢?

一味地少吃肉或者不吃肉,却又各种甜食饮料来者不拒,这样的“减肥”是没有意义的。

说到底,“脂肪是肥胖的元凶”这样的错误认知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宣传不一定是真的,别看广告里把各类含糖食品包装的天花乱坠,说到底都是利益驱使。远离肥胖最重要的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与自控力,合理膳食,不暴饮暴食才是正确的饮食方法。

那么,春节将至,大家能在这个“催人肥”的时节,守住自己的体重底线吗?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