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加收旅游税,是合理还是宰客?

悟饭    2019-03-05 11:48:07    旅游税 “低消费”游客 

今年起,日本正式征收“国际观光旅客税”,不论国籍只要年满2周岁,出境都需缴纳1000日币税金。

对于习惯于刷打折机票、低价抢购民宿的穷游族们来说,旅游税增添了一笔支出,对日本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不仅是日本,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爱丁堡和新西兰等旅游热门地相继出台新旅游税,目的和日本不同:

利用旅游税控制过度旅游对景点造成的不良影响,也为过滤“低消费”游客。 

那么,各国渐渐流行的加收旅游税到底是宰客行为还是情有可原?

1大部分世界级热门景点都加收旅游税

加收旅游税最先在巴黎、罗马、柏林这些欧洲著名城市开始兴起,后来马来西亚、迪拜、马尔代夫等新兴旅游景点也纷纷加入收税行列。

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将税款加入酒店、青旅、民宿中,也有一部分是加入到机票中,又或者是在入境或离境时单独缴纳,日本的旅游税就属于最后一种方式。

例如,马尔代夫每人每晚需缴纳6美元环保税,土库曼斯坦每人每天 2 美元旅游税,马来西亚则是每间客房每晚交 10 林吉特旅行税。

2019年下半年,新西兰和立陶宛也预计征收游客税,近年大热的巴厘岛也正考虑每人加收 10 美元的旅游税,用于保护岛上自然环境和文化。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景点加收旅游税,消费者的认知和接受度也会越来越高。

从保护当地环境,有效缓冲当地人和游客之间的平衡等方面看,收旅游税似乎情有可原,并不属于宰客行为。

2加收旅游税原因正在转变

尽管旅游税早而有之,但加收旅游税的原因正在悄悄发生转变。

之前的旅游税更多的是给旅游局、酒店、景点等提供营销活动资金,目的是吸引更多游客,形成游客-消费-推广-更多游客的正向循环;

而现在部分国家加收旅游税有着抵制“低价值”游客的嫌疑。

随着消费水平增加,出去看看世界的心情越来越强烈,催生了很多低价游客或者穷游一族。

他们出行的最大特点是省钱,购买低价机票,住低价酒店或者民宿,自带餐饮。

很多景点接待能力缺失,而游客又没有达到相应的消费能力,出现了刺激当地房租上涨,环境破坏,加速公共设施迭代周期等问题,间接引发了当地人和游客利益的对立。

撒丁岛的沙子被偷走、罗马的许愿池成了公共澡堂、俄罗斯玻璃海滩渐渐消失……这些过度旅游带来的危害的确令人扼腕,也使得当地人痛恨外来游客。

为了控制过度旅游对景点和当地人的不良影响,不少国家和地区开始通过税收的方式暗中抵制低价值游客,吸引对环境影响小,能带来更高消费能力的高价值游客。

例如,阿姆斯特丹对消费有限的一日游游客增收每天8欧元的旅游税。

政策出台后,先后有4家游轮公司选择不在阿姆斯特丹港靠岸,可见加收旅游税对价格敏感的公司和游客来讲都十分有效。

加收旅游税表面上确实不算宰客,但加收背后的动机就值得揣摩了。

3过度旅游该背旅游税的锅吗?

社交媒体发达,全世界美景近在眼前,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旅游市场,也导致了超出景点承受范围的过度旅游现象。

有不少人把加税的锅甩给了过度旅游,如果进一步追究,怕是还要怪罪游客为什么不抑制住自己出来旅行的冲动了。

过度旅游的产生一方面依赖媒体发达,另一方面是廉价航班的兴起,游轮产业的发展以及低价酒店和民宿的出现,但究其根本还是管理层面的调节失败。

任何国家都鼓励旅游业的发展,通过旅游业吸引大批游客,产生消费,进而刺激经济增长。

但很多国家对于航空、住宿、游轮等产业的崛起没有正确预判,任由快速发展,导致短时间内出现过度旅游现象。

与此同时,景点公共设施建设跟不上快速发展的旅游业,环境文化保护落实不彻底,以此导致当地人和游客利益冲突,双方均怨声载道,所谓旅游体验也就可想而知。

过度旅游是果,管理的不作为或无效调节才是因,因此加收税费的锅想让“旅游过度”来背锅,这不厚道。

timg (1).jpg

尽管加收旅游税抵挡不住国人出去看世界的热情,但不少人也对旅游税较高的国家产生了排斥。

解读君觉得,可以类比国内旅游景点,办年卡或次卡,累计几年之内来满多少次的游客可减免旅游税。

又或者参照商场消费积分兑换停车券,消费者凭境内消费发票可抵扣部分旅游税。

征收旅游税不会对出游意愿造成多大影响,或许对目的地国家而言是个好生意,可调节市场供需关系、缓解过度旅游,仅仅靠税怎么够?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