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封的丑,闪瞎了眼

摩摩    2019-05-06 10:49:31    新书腰封  群魔乱舞 

“新书好腰封,读者亮瞎眼”,不知何时开始,腰封竟成了一本书上市的标配。

方寸之间,谎言和大话齐飞、虎皮和大咖聚集……

反正,一切不方便在封面上呈现的信息,都可以借助腰封这块狗皮膏药,闪瞎你的眼。

从购书参考到哗众取宠

在书外面加个套的,除了小学生以外,还有书商们。

最早的护封传说是一位德国书籍装订工发明的,一般是用在精装本上。

经常“被出现”在腰封上的梁文道曾经在电视节目上说:腰封的传播路线是日本——台湾——大陆。

为什么现代意义上的腰封会产生于日本呢?

大概是因为日本人爱读书,图书出版业竞争激烈。

在供给侧本来就是设计能力过剩,书籍设计师的洪荒之力无法在一个封面上完全宣泄;

在需求侧,读者(买家)也需要更多信息来帮助他们在琳琅满目的书架上迅速选到他们喜欢的那一本。

因此,腰封应运而生。

也有人说,腰封其实是塑膜的副产品。

塑膜产生以前,读者可以翻翻书看看内容来决定买不买。

然而,有了隔膜就不能翻书了,那读者光靠一个封面怎么知道书好不好呢?只好再加个腰封,给读者提供更多参考信(广)息(告)。

至于什么在书店里摩挲纸张的快感缺失,读到精彩句段时大呼“相见恨晚”的场景,又或者买书以后影响读者的握持感,大概都并不在书商的考虑范围之内。

Anyway,如此烂俗的东西,却起源于良好的阅读习惯,也算是一种吊诡吧。

假大空,吹牛皮只为夺眼球

虽然腰封有提炼书中信息的“初心”,但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广告导向。

牛皮廯也好,狗皮膏药也罢,无论你如何诟病它,腰封还是承担了在芸芸众书中抢你眼球的作用。

那些固执的设计师们设计出来的小清新封面,自然无法实现抢眼的功能;

而出版商自己做主的腰封,那绝对是可以怎么刺激怎么来,堆(编)砌(造)大咖名字、秀每秒钟销量等等,已经是常规操作;

夸大其词故作惊人、有意误读断章取义、硬蹭热点攀附经典,才是腰封们“幽默”的话术表现。

当然,也有网友识相地表示:“没有书封的话,那些“年度最佳”;“XXX鼎力推荐”。岂不是都要印在书上了?细思极恐……”

不是所有的腰封,都在审丑

审美缺失,是一种通病,这种病体现在城市的店招和各种需要标识自己是谁的地方,书籍也不例外。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腰封都在逼着读者读上面的“大字报”。

腰封也不是一无所用,解读君就经常会把腰封用作那本书的书签,只要那腰封不是特别“妖艳媚俗”,或者“奇形怪状”。

腰封也可以设计得很精美,只要利用得好,可以成为跟书一样的艺术作品。

例如有些书的腰封打开以后,就是一个跟书本身内容相关的美图,这是一种美学追求,并非每个出版商都有,但只要有,那一定是卓尔不群的。

——好书推荐——

腰封的现在,或许最好成为一个书签,而不是拆封后马上丢掉的垃圾。

但腰封的未来,仍然有很广阔的想象空间。

方寸之间,可以有美学追求,可以有数字阅读,也可以有二次传播的价值,一切看你是把他定义为一坨广告,还是一块创作平台。

更多精彩文章阅读,请关注解读网微信(jieduwangweixin)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