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绑架了年轻人的“精致”

徐小凤    2019-05-31 16:43:01    消费主义,精致生活 

礼仪得体,出入高档场所是精致。

坚持锻炼,严格管理健康是精致。

涂脂抹粉,用名牌包装自己也是“精致”。

追求精致生活本无可厚非,谁都想光鲜体面地生活。

只是有的人把精致活成了自己的里子,有的人却把“精致”打扮成自己的面子。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追求自己的精致生活,但有些却走偏了,变成了徒有其表的伪精致。

表面精致的年轻人

今年年初,一个叫“90后财貌图谱”的话题登上了热搜。
这个话题统计了90后的月收入状况,该数据显示,有93.28%的90后,月盈余不到月收入的一半,而月盈余为零的“月光族”更是有30.25%之多。
(上海证券报)
很多90后网友看后表示“扎心”,还有很多人表示:“感觉自己什么都没买,钱就没了!”

存不住钱,是当前许多年轻人的通病。不消费,钱突然就没了,这种感觉并不现实,实际情况是,钱被他们花在了无意义的“精致”消费上。

买衣服要买品牌的,限量的;每天一杯星巴克是标配;哪里出了新的网红店,再远再贵都要千里迢迢去打卡,即使食物本身并不好吃。

年轻人为了他人眼里的“精致”透支着自己的财力,只为了获得社交网络上被关注的短暂快感,而这背后是还不上的花呗、上不去的存款余额、陷入网贷陷阱的无奈、光鲜的朋友圈下空虚贫瘠的内心。

生活工作的快节奏,让人难以静下心来去体会那些内在的精致,而社会带来的各种房子、车子、婚姻、教育的压力也让很多人安于现状,得过且过。
于是消费主义抓住这些心理,将各种外在的东西包装成了所谓的“精致”,将“财务自由”解构为各种奇葩的“车厘子自由”、“星巴克自由”、“榴莲自由”等等具体的“消费自由”,目的就是为了让年轻人能不假思索去买这些非刚需的产品。

“精致”观念的变化
上面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在消费主义熏陶下,不少年轻人放弃了对生活的思考,将精致和花钱划上了等号,认为只要买来这些昂贵的东西,用它们来装点生活,自己就能变得精致。
事实上,如果问问上一辈人对精致的看法,他们的定义往往都是内在的,比如一个人的学识教养,谈吐仪表,生活习惯等等。

过去谈婚论嫁时,双方家长的评价标准往往是会什么手艺,家务做得好不好,品格如何等等。

他们经历了物质并不丰富的年代,大家的吃穿用度差别并不太大,所以在物质上谈不上什么攀比,更多的是对自身修养的雕琢——内在精致才是精致。

当下的年轻人更多在意的是别人的目光,网络社交发达的现在,一张漂亮的照片就能引来无数人的关注,这其中所带来的成就感是巨大的,除了修图技术之外,达成这样的成就感就靠砸钱。

之前某媒体报道了一位热衷在社交网站上晒自己“精致生活”照片的女孩,为了展现精致,她在网上花了上千元买ins风拍照道具,拍出来的照片也成功在朋友圈内造成轰动,点赞无数。

然而这些美好与精致也只存在与镜头里了,镜头之外,杂乱的桌上散落着各种化妆品保养品,桌上唯一一片整洁的地方,就是用来摆拍的位置。
这样巨大的反差,一下子暴露出了不少年轻人的通病:只为朋友圈晒图而花不必要的钱——能炫耀的才是精致。

“重消费,轻生活”并不精致
消费主义盛行的当下,商家抓住了人性的弱点。解读君也认为,只有抓住人性弱点做的生意,钱才最好赚。商家并不关心你是否真的精致,这些精致都只是引诱你消费的说辞。
用钱来衡量生活品质固然是个快捷的办法,但并不是真正可行的办法。

精致的定义完成了从内到外的转变,变成了各种名牌、各种限量款、各种网红店,一切能向别人秀出来的东西变成了炫耀“精致”的资本。

中世纪时期,欧洲流行歌剧,但由于当时的歌剧基本都是用意大利语写的,因此只有学习过拉丁文的贵族和学者们才能真正听懂歌剧。

但这也并不妨碍平民花费大半年的积蓄去买一张门票观看歌剧表演,只为回来后能向邻居吹嘘自己和贵族们坐在同一个剧院里欣赏歌剧,即使这意味着接下来一段时间一家人都要吃土豆。

虽然如今是新时代,早已没了贵族平民之分,但许多人依旧把“附庸风雅”曲解为“精致生活”。

真正的精致是出于自己的喜好和需要,而不是只为了向别人炫耀。当年轻人在疯狂买买买的时候,好好想一想,自己现在真的需要这些东西吗,想想自己下个月要还多少花呗,也想想自己真正的需求,不要被虚假的精致蒙蔽。

精致只是一种是生活态度,不会毁了年轻人,只有伪精致的外表下,无节制的消费才会。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