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令:始于超市,止于外卖

徐小凤    2019-07-02 11:21:33    限塑令 
2008年6月1日,一纸“限塑令”的到来正式吹响了我国治理“白色污染”的冲锋号。

如今,距离限塑令发布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一年,然而塑料污染却依旧不见缓解。

而就在2018年6月,世界知名地理杂志《国家地理》6月刊以一幅“塑料冰山”的封面向世人发出了“塑料污染”已经让地球生态不堪重负的警告。
回顾这十一年,就会发现这一纸限令就像打地鼠游戏的锤子,按下了超市卖场的塑料袋,却冒出来外卖快递的塑料餐盒,塑料包装。

“限塑令”始于超市却流于表面

限塑令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但若因此就完全否认其在初期的作用,也不太公平。

把时间拨回到2008年,根据解读君在网上查到的资料,2008年第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达到25555亿元人民币,比2007年同期加快5.7个百分点。

如此巨大的零售市场规模,每笔交易能够产生的塑料包装也同样不是小数目,此时的消费场景,集中在线下零售。

而彼时的物价水平虽然已经开始上涨,但总体还是比现在要低很多,有偿使用塑料袋确实能让塑料袋的滥用得到了遏止。
在那个猪肉刚刚超过10元水平线的时候,在分币流通还畅通无阻的时候,2毛一个的塑料袋让许多消费者产生了塑料袋循环使用的意识。

所以加上这些限定条件,限塑令的确有一定的效果。

不过以上情况也仅限于大商场和超市,在菜市场和小卖部这样的地方,一次性塑料袋依然是主流,小摊贩只讲生意好做,毕竟不能因为塑料袋收费影响了顾客上门的积极性。

止于外卖的“限塑令”
如今,塑料垃圾的主要消费场景已经不是超市卖场,这让局限于塑料袋收费的限塑令显得不合时宜。

在限塑令发布后接下来的十年内,先是电商崛起,再是国民收入和物价水平上涨,接着又迎来了互联网的外卖浪潮。快递和外卖成为了塑料垃圾制造者新的主力;而为了方便,消费者也不再心疼花钱买塑料袋。

经历了这些变化后的限塑令却依旧停留在塑料袋收费这样的隔靴搔痒程度。因此,跟不上时代可以说是限塑令的“原罪”了。

塑料袋被按了下去,外卖餐盒却成了塑料污染重头。

2017年,我国的外卖订单量达到了惊人的55.7亿,假设平均每单外卖要用到一个塑料餐盒,一个外包装塑料袋,那么光是外卖每年就会分别产生55.7亿个塑料餐盒和塑料袋,而现实与之相比,只会多不会少。

面对外卖垃圾这样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在解决不了塑料餐盒替代品的前提下全面禁用所有塑料餐具显然是无稽之谈。

但如此巨大的市场,产生的塑料垃圾数量绝对无法忽视。
而除了外卖之外,还有诸多网购快递,生鲜冷链均是使用塑料包装,在这些行业的“加持”下,比起十一年前,塑料用量几何级增长,可限塑令却停在了十一年前。

治理仍需探索
塑料垃圾越来越多,而塑料却并没有很好的处理方式。

目前,塑料处理除了填埋就是流入海洋,相关环境机构的调查数据表明,每年流入海洋的塑料垃圾至少有800万吨,预计到2025年,海洋中鱼类和塑料垃圾的比例为三比一,到2050年,塑料垃圾的数量将超过鱼类。

而根据科学家的说法,从更微观的角度来看,这些垃圾在海洋中慢慢破碎却无法分解,最终形成大量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颗粒,也就是微塑料,它们被贝类、鱼类等摄食,进而从食物链进入人体,威胁人类健康。

现状虽然残酷,但塑料污染并非不可减少,限塑令也并非完全不可取,只是如何限,限哪里的问题。比如澳大利亚从2018年7月开始,除新南威尔斯和维多利亚两省外,各地超市禁止向顾客提供塑料袋,违者会被罚款。

星巴克也做出做出回应,将于2020年前在旗下2.8万家门店全面取缔塑料吸管,用回收塑料杯盖或非塑料环保吸管代替,虽然有人发现新杯盖的塑料用量比用塑料吸管更多,但至少在可回收和循环利用方面有了个方向。


我们可以看到,当年限塑令出台后,执行力度的确很大,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可是面对塑料消费场景的巨变,外卖和物流业的爆炸式发展,限塑令却迟迟不见升级,执行力度也大打折扣。解读君试想,如果按照现在垃圾分类的力度来执行限塑令,其效果一定不错,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塑料污染对环境的反噬正来势汹汹,光凭一纸过时限塑令就想要治理显然是杯水车薪。

而限塑令也并未让塑料污染就此减少,塑料污染只是从塑料袋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当塑料正在像癌细胞一样吞噬者我们的生态环境时,始于超市,止于外卖的限塑令并没有成为将其切除的“手术刀”。

在理性上,大家都知道要为环保而限塑,却始终抵挡不住感性上图方便的诱惑。或许在真正的替代品出现之前,做好塑料制品的循环利用才是最好的方法。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