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广电“最严限秀令”发布,选秀停播

摩摩    2019-07-12 11:43:52    最严限秀令,流量网综停播 

201871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后仅一天,“《明日之子》第二季第三期停播,《中国新说唱》冠名商临时撤资”的消息就马上在圈内外传开了。

被外界解读为“最严限秀令”,给选秀综艺、偶像养成类节目当头棒喝。

广电总局的“限秀令”之所以被解读为“最严”,并非没有来由。

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要确保节目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努力共同营造暑期健康清朗的网络视听环境。

偶像制造工业的生命线在于人气,某些选秀节目为在短时间吸引眼球,推出一些打擦边球的低俗内容,自然是常规操作了。

至于PGone被封杀、杨超越“划水”等负面新闻,都给所谓的”偶像元年“投下了阴影。

• 爱豆:今天,健身、美食、和粉丝打招呼,一样都没落下,工作完成!

• 粉丝: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 电视观众:你放啥我看啥,你不放我也无所谓。

选秀节目和偶像综艺到底有没有真正给演艺市场贡献真正的人才呢?

近日,刘德华在一档访谈节目里提到自己曾收到了很多选秀节目的邀请做评委或者导师啥的,但是全部都拒绝了,理由是因为自己“达不到标准”。

而且刘德华还表示:“有些选秀节目,现在连选手哪个音阶错了都可以听出来,太厉害了,自己做不到,所以说就不去参加了”。

这嘲讽就很直接了,如果连刘德华都没有资格做评委,真不知娱乐圈能有多少人够格了。

而如今某些节目里,孟美岐可以点评by2的音乐,冯提莫可以指点周传雄,这是真胆大,还是假膨胀呢?

  

投票选秀、偶像养成,并非今天才有的玩意,早在2006年,《超级女声》就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了。

在那次轰轰烈烈的活动后,广电总局也曾经出手整改,严令禁止“通过粉丝个人手机号投票”,其要求甚至比去年刚出台的“最严限秀令”更加具体和明确。

那是一个初代偶像和粉丝经济共同勃发的年代,李宇春、周笔畅和张靓颖通过这个平台走到了音乐事业的高峰。

如今的杨超越们获得了比李宇春等前辈更好的条件,互联网投票比短信投票更简单,更容易“裂变”,互联网变现也比吭哧吭哧出唱片做广告更简单。

互联网的速度,甚至可以把拉票和变现这两个过程直接“融合”——购买定制会员卡才能获得为偶像投票的“资格”,购买明星带的货才能体现你对偶像的爱。

但也正因如此,她们比李宇春们离音乐或演艺事业更远,至于是否真的离粉丝更近?那就要看哪个粉丝能买更多的周边产品了。

老钱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广电总局的限秀令里说这些节目“拜金”,还真是说的一点没错了。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