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没有了下只角

2019-07-18 14:51:11    魔都百年  上只角  下只角 

每座城市都有它的文化密码,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市的发展,它深深烙在亲历者的心里,就算后辈们不能理解,可依然长青。

在魔都,你或许没有听说过“卢湾北,静安南,长宁两条线,徐汇一大片”的顺口溜,但你一定听说过上只角,下只角。

“囡囡啊!侬真气煞我了!”一户住在徐家汇的人家,女儿看上了闸北工厂的打工仔,姆妈气到一晚没睡,原因是这个打工仔没房子,租在彭浦,典型的下只角。

——1980

“蛮好蛮好,大宁房子现在涨得高嘞!”闸北区没了,彭浦变成了新静安,高档楼盘雄踞北上海,可姆妈心里却飘过一句话没说出口:大宁哪能啦,下只角。

——2019

这一上和一下,曾经见证了近现代上海的一长段发展史。

金宇澄的《繁花》中曾有一段描述:

眼里是半个卢湾区,前面香山路,东面复兴公园,东南偏北,有祖父独栋洋房一角……东南风一劲,听见黄浦江船鸣,圆号宽广的呜呜声,抚慰少年人胸怀。

有没有一种上只角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可谁又记得,上只角的由来,是一段民族屈辱史遗留下的产物。

 上只角,永远的金字招牌 

淮海中路、复兴中路、武康路、香山路……这些沪上最知名的街道,名字一听就自带文艺气息。

百年以前,这些地方多属租界。租界的由来自不必多说,要说的是上只角的那些路名。

熟悉民国电视剧的人都刮过几句耳旁风:霞飞路、辣斐德路、福开森路、莫利哀路,这些就是上面提到的四条马路的旧路名。

彼时的上只角,名字都洋气非凡,那些公馆洋房出来的男男女女,心气儿自然不一样。

那时的上只角是财富、地位、文化和名流的代名词。

到现在,新上海人未必能领会到老上海人对于上只角的特殊情感,可上只角的金字招牌却从未褪色。

 下只角与苏北人 

现在说上海看不起苏北人,很多人会不服气,说这种看法简直是地图炮,狭隘得很。

可是在近代上海发展史上,上只角的上海人和宁波人共享了“阿拉”一词,可从没把“乖乖隆地洞”的苏北人算在内。

因为天灾人祸,苏北人从苏州河水路来沪,滚地笼、黑帮、黄包车夫、码头工人成了彼时在沪苏北人的刻板印象。

这种刻板印象简直就成了下只角的代名词,和上只角形成了云泥之别。

上只角的居民看下只角,神情和张爱玲最出名的照片一模一样。

 上只角和下只角,因城市发展而淡化 

上只角和下只角概念的形成和固化,用了将近一百年,可这个概念的淡化,却不过小几十年。

先看一张图,1952年到1997年,上海市区及县土地面积。

经过上世纪50年代的飞速扩容,从60年代到90年代末,上海的市区面积并没有大增,反而有所下滑。巧合的是,这段时间,恰是上只角和下只角概念的强化期。

再看一张图,相比90年代土地面积在5000平方公里以下,2017年的市区面积增至6340平方公里。

这段时间里,上海不仅实现了飞速发展、外来人口持续增长、天际线不断突破制高点、物质生活爆炸式丰富,不仅涌现了更多财富人群,也崛起了更多城市新贵地段。

原来犹太难民落脚点成了虹口北外滩、彭浦老工业区摇身变成新静安大宁国际,长风也由民国苏州河工业区变成了好地方……

不仅很多地方的地段野鸡变凤凰,富人区也在发生改变:古北、新江湾、碧云、佘山,这些原本不在上只角范围的地方成了新上只角。

那么回过头,看看传统意义上的上只角地段呢?

因为城市更新速度、历史保护建筑不可移动和新宅地供应的原因,新楼盘屈指可数。

原本只有在上只角才能享受到的交通、教育、医疗、购物等重要便利,这些在莘庄也样样不缺,城市副中心完全能辐射更大区域居民的生活要求。

对于新手司机来说,一些老城区的路,自行车助动车实在太多,远不如浦东好开,反而有点嫌弃。

根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主城区从外环内扩大为中心城区(外环内)+主城片区。

上海的四个主城片区分别是:虹桥、宝山、川沙、闵行,每个主城片区中有一个城市副中心。

请问,如此魔都,现在哪里还符合下只角“脏乱差”的定义?(当然,二级旧里还是很多,城市更新速度的确在变慢,大环境所致)

 下只角在消失,可上只角从未消失。

有些印象是改不了的,高大上的陆家嘴CBD从来就不衬上只角的名儿,陕西南路、建国西路的居民就算是几户人家挤在一栋楼里,依旧还是底气十足、有不少优越感。

对于一线城市和更多崛起的新一线城市,大家的面貌越来越像。在市中心新城区,如果不是看车牌,实在分不出自己身处在北京还是上海、抑或是广州。

但是上海依旧够魔都,在这里,新的早晚会旧,可是旧的却日久弥新,你说魔不魔?

朋友要来上海,问:上海哪里好玩?我会告诉他迪斯尼、欢乐谷、陆家嘴。可如果问哪里好看,我会告诉他甜爱路、田子坊、思南路,所有上只角的地方都值得走一走。

下只角的消失是必然的,这符合上海“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城市精神。

上只角的感觉却从浮躁变成了岁月流金,在高楼林立下,散发着迷人典雅的时代感。

最后要重点提一句:消失的只是下只角,而不是上只角,上只角从来没有消失过。

欢迎新贵的崛起,但是旧有的却依然容光焕发,两者和谐共存、互为衬托,这才是上海人眼中的魔都上海。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