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花,上人造肉!

摩摩    2019-08-14 11:51:20    公元2045  人造肉“普及计划” 

早晨,小明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起床后,小明习惯性地拿起手机,一条新闻让小明心情有点矛盾:技术新进步!人造肉价有望再创新低——天然肉类供应将进一步减少。

2045年的今天,小明对人造肉的口味其实已经相当习惯了。

甚至在吃人造肉的时候已经不会太想起那些“天然肉”的“原味”——毕竟人造肉的“大普及计划”已经六年多了——足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一个人的口味。

当然,今天还是个大日子——法定的每半年一次的“天然肉”体验——让小明很期待,小明不愿意那样的新闻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

 / 为了人类的未来

按照科学家们的理论和媒体的报道,肇始于2039年的人造肉“大普及计划”,主要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彼时,地球自然环境遭到了相当大的破坏,资源储备也几近尽头。

按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统计,2019年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14.5%,畜牧业的年排放甲烷量相等于1.44亿吨石油,足够为整个南美洲供电。

而短短20年间,畜牧业的甲烷排放量已经翻了四倍。科学界认为,为了减少环境污染,人造肉代替天然肉已经箭在弦上。

更何况,人造肉没有胆固醇、脂肪等不健康成分,人类可以毫无顾忌地成为“吃肉兽”。

这些理论,小明也深信不疑。更何况,按照法律的规定,每个人还有定期“重温天然肉”的权利。

 / 两种肉类

虽然都叫“人造肉”,但还是有“鸡肉”“牛肉”“猪肉”“鱼肉”的区别。

除了这种传统上的“品种”区别,小明他们很快就得知,“人造肉”有一种更根本性的分类方式:制造方式。

•第一种制造“人造肉”的方式,是所谓的“植物素肉”,即从豆类、小麦、马铃薯等蔬菜中提取蛋白,模拟肉的口感,加工成和肉类纤维口感相近的“素肉”;

•第二种制造“人造肉”的方式,是实验室“种肉”,将一块真肉上的肌肉组织进行细胞分离,用糖、氨基酸、油脂、矿物质等营养元素 “喂养” 这些细胞,让肉不断“长大”。

这第二种肉,显然比第一种“高级”,因为它不仅更接近“天然肉”的味道,还可以控制让何种营养素进入其中,甚至让某些人根据自己的膳食喜好和健康特点“个性化订制私家肉”。

小明显然并不在这里说的“某些人”里面。他吃得更多的是“植物素肉”,又或者只是偶尔“奢侈一下”才有机会吃到“实验室肉”。

两种人造肉类,几乎对应了两种人类。

还有另一些人的生活因为人造肉而改变,那就是把钱大把大把地扔进人造肉公司的人,他们抓住了这个不亚于移动互联网的投资风口,一举从只能吃“植物素肉”的人“升格”成了吃“实验室肉”的人。

当然,无论你是哪种人,有一件事情还算是平等的:“天然肉体验”。

吃完了盘子里的牛扒,小明觉得很满足。

其实“人造肉”的水平已经很高了,甚至很多“人造肉”的肉质口感已经超过了天然肉,但是吃天然肉的那种感觉还是让小明得到了“大满足”。

小明也不时会想,如果回到2039年,再有一次机会,还会同意加入“人造肉普及计划”吗?如果你是小明,你又会作何选择呢?

ps:本故事纯属人造。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