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有毒

唐小可    2019-08-19 12:51:14    锦鲤梦  既坏且毒 

近日,《信小呆信用卡刷爆》一文走红,让这位“中国锦鲤”重回人们的视野。

在解读君看来,这是一篇挺高明的软文,充分利用了人性中“见不得别人好”的心态,营造了一个假象。

信小呆到底过得怎样,我们无从得知。但当她的微博第一时间沦为许愿池,我们就知道锦鲤思路已经击穿了很多人的理想。

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锦鲤美梦,既坏且毒。

 为什么我们会热衷于锦鲤? 

如今我们这一代人,好像普通渴望一种好运气。焦虑的工作,琐碎的生活,纠葛的情绪,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为什么是暴富?因为身边真有。就像信小呆校友的动态“我还在图书馆看书,她已经去环游世界。”

并且,我们生活的时代,信息太发达了,再不是过去的小地方,比起隔壁家孩子强点就行。

上着“年薪不够百万,不拖后腿”的知乎,各个感觉生活弱爆了,渴望成功,尤其渴望“睡后收入”。

正因为脚踏实地的耐心,被一股一股“成功学”践踏,于是就信起了锦鲤,这个虚无缥缈的假象,迎合了时代的特点。

当然,这股不大理智的潮流也会被diss,被嘲讽成不努力、逃避生活的表现。

 “锦鲤效应”演变成“羊群效应” 

支付宝的锦鲤中奖率是三百万分之一,正常人都知道,这跟中大乐透没区别,概率还更低。

但这股效应,却成功的引起了全社会商家的注意,继支付宝锦鲤风靡后,全国各地刮起了锦鲤风,在社交媒体中蔓延。

我们逃过了微信群谣言,却逃不过朋友圈的“锦鲤信奉者”、微博的“求转沾运党”。

所有人都在转发,所有人都想成为“人中锦鲤”,但同样的,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实现愿望。

商家用相对较小的代价,却换来了广泛的传播,更高度宣扬了消费主义。

在这场全民狂欢中,不转发不参与反而成了异类,再漠然的消费者,也因为“羊群效应”,纷纷入局。

规则要怎么写就怎么写,要怎么发就怎么发,没有“一夜暴富”的希翼突然间好像也有“不想再努力了”的人生态度,谁都不愿成为那个被幸运遗忘的局外人。

 锦鲤到底成就了谁? 

我们不妨再回顾一下始作俑者——支付宝锦鲤。

在线上流量已经贵到人神共愤的情况下,这个完全冷启动的活动,仅在微博生态就实现了一天几十亿的阅读量,并迅速扩散到其他平台。

中国锦鲤可不是网友们起的名,这是活动在预热阶段,支付宝就定义了的,且在活动的发酵过程中,各个奉送奖品的厂商都统一文案的开头:你好,中国锦鲤。

好似一夜之间,这就是文化,而文化的传播力度势不可挡。

舆论的造势已非常聒噪,“吸欧”的新话题已野蛮生长,连信小呆的偶像大V都实现了反关注,人们确信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造就了这一场不可思议的背后是“颠覆式”创新的支付宝。

流量时代,一切数据、利益都以流量为主,可以预见,在人人都想成为锦鲤的潜意识中,线下交易使用支付宝而非微信的心理暗示倍增了多少。

 —— final —— 

坦白说,锦鲤本就是极少数用来观赏的池中物,却因锦鲤效应豢养了一大群人不切实际的狂热。

犹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所言,“当你想要某种东西时,整个宇宙会合力助你实现愿望”。

渴望好运和锦上添花的心理暗示本身没错,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迷梦终究是迷梦。

真正的梦想,都是通过双手拼搏实现的,包括造梦的支付宝。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