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外放族:我的鄙视,你感觉到了吗?

悟饭    2019-10-30 11:56:52    手机外放族  低素质人群 

当今社会,你肯定会在火车、地铁、公交或者其他公共场所,遇到过手机外放族。

就像王菲唱的那首《流年》: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既然不能幸免,不同人就给出了不同答案。

有人选择理智曝光外放者,比如明星叶璇。

叶璇曝光外放者,已经引发3000万人热议,老人从高铁上骂叶璇“你神经病”到后来在电话中致歉,再到最新的状告叶璇侵犯肖像权,听来听去,一地鸡毛。

素质是个好东西,但不是谁都有,这位大爷很显然还需要学习。

其实理智也是个好东西,一些人选择拿手机去维护权益,而有人一怒之下,拿起的是刀,杀了外放者。

洗浴大厅里什么事儿没发生过,搓澡大爷大妈们什么热闹没见过,但依兰这家因为抖音外放引发了命案,倒是头一回。杀人者有多恨?连刺九刀就足以说明问题。

其他人呢?都是沉默的大多数,都是围观叶璇微博的3000万分之一。

对于外放者,我们鄙视他们的粗俗,不讲理,不懂得尊重他人,没有公德心,但大多数人都是在内心默默鄙视,如果鄙视能让人受伤害,每一个外放者都会被鄙视凌迟。

鄙视却选择沉默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原因太多,但终其一点,不过是怕惹麻烦。

你管外放者,他反骂你一句,心里憋气,碰到脾气大的,双方打起来,身体吃亏,忍一忍过去了,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我们当然不能怪沉默者,我们要想办法约束“作恶者”。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公布,将对在车厢内大声外放影片音乐等五类不文明乘车行为纳入个人信用不良记录。

此条一出,大家当然先是拍手称快,外放不合规这事儿终于有了名分,而不是个别人的矫情在作祟。

但仔细一想,这事儿还有很多待商榷空间。

首先“大声外放”应该如何界定?多少音量算大声?如果没有准确分贝或者认定机制,很可能出现泄私愤乱举报的现象。

其次就是谁来执行这件事?以地铁为例,运营单位工作人员并没有执法权,不文明乘车行为发生后只能对相关行为进行劝阻,最终由警方和交通执法部门进行处理,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保证执行的效率和效果。

最后再来说说“纳入个人信用”的问题,现在感觉个人信用就是个破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外放这事儿说大不大,毕竟就发生在半径两米之内,因为一次外放影响个人信用,未免给人太过严厉的感觉。

比法律法规更柔和也更彻底的,就是从道德层面出发的素质教育问题。

我们看叶璇曝光的外放者,他的态度转变很值得玩味。

事情过去一周,当事乘客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没有遵守公共秩序,是错误的,但他接着又说“没有想到她(叶璇)会上传到网上去”。

潜台词是,传到网上会让更多人看到自己不守规矩的样子,比在高铁上周围几个人知道,丢脸太多了。因为影响大,乘客的羞耻感突然提升了。

当事乘客还要求叶璇道歉,原因是侵犯了肖像权,他说,这个视频对自己的影响很大,让他的儿女脸上无光。

这位张乘客在外放的时候,可没想到家里的儿女会不会为他感到臊得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但是外放族的自我乐呵却让别人不乐意,就活该受人白眼。

仔细观察,闯红灯、翻护栏的的多半都是大人,除了胆子大之外,大人们的羞耻感相对于小孩子来说低很多。

小孩子外放一经提醒,可以立刻改正,大人嘛,就不好说了。

九年义务教育,不仅教知识,还教你做人,但伴随长大,知识也丢了,做人的道理也记不得了,在社会摸爬滚打,脸上饱经沧桑,渐渐形成了“二皮脸”。

所谓素质文明教育,不应该只从娃娃抓起,那些始终没长大的成年人,依旧需要格外关照。

——final——

当然,素质教育不应该只减少“作恶者”,还应该培养更多的“发声者”,近些年媒体总是喜欢说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解读君想说,对于正义而言,当不公发生时,没有一次正义的发声是多余的。

声音是需要汇集的,力量也是可以传递的:鄙视那些外放者,先从心里开始,然后大胆制止,坏风气总会改变的。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