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技术的应用底线,到底在哪?

摩摩    2019-12-09 13:11:25    熟练技术  应用场景  边界底线 

卖面子,终于不再只是一句形象的说法,而是现实了!

据央视报道,在互联网平台“转转”上,5000多张人脸照片,叫价才10元;

而在百度“快眼”贴吧上,也有人在兜售人脸数据,这百度上的“质量”更高,姓名、身份证照片、银行卡和手机号等信息一应俱全,价格当然也贵一点,4元钱一份。

不知道你看完这个以后作何感想,反正解读君是背脊顿生凉意,同时也陷入困惑,生活中应用频率很高的刷脸技术,底线和节操到底在哪里?

 人脸识别是否被滥用? 

实际上,央视曝光的这次并非人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脸被出售,北京青年报两个月前就已经有报道称,网上有商家公开售卖“人脸”,数量达17万条。

人脸信息出售的源头,显然就是越来越普及的人脸识别技术。小区门口刷脸进、高铁地铁刷脸进、机场安检直接刷脸、酒店入住刷脸……

刷脸技术的成熟应用的确节省了时间和人力,但也带来了隐忧:你住哪里、去过哪里、孩子在哪间学校读书,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享受便利的同时,我们也要反思,人脸识别是否已经被滥用?

法律界其实已经接触到这个问题:

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11月初正式立案,诉讼双方是浙江理工大学教授郭兵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

今年4月,家住杭州的郭兵办理了动物园年卡,每次入园,需在进口处闸机验证年卡和指纹。

今年10月,动物园表示指纹识别又升级了,必须刷脸才能进,这让郭教授不能接受,在与动物园沟通退卡无果后,愤而起诉。

解读君的律师朋友表示:虽然目前案件还未有定论,但是动物园作为一家商业机构,没有经过消费者同意,就把人脸识别作为年卡用户进园的唯一方法,至少是侵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和知情权。

而在这起事件中,郭教授也得到了网上舆论几乎一边倒的支持。

其实生活中,未经许可被商业机构采集面部信息已经非常常见,各大商场都有摄像头采集人脸并加以分析:

性别、大致年龄、甚至情绪变化都能识别,这些信息被大数据机构获取并分析后,又流向哪里了?

 合理使用的边界在哪?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边界问题便是迫在眉睫。

乐观的人们会认为,只要我们定好边界,严格执行,一切就尽在掌握。

刷脸技术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技术规范和安全规范又在哪里?

在郭教授和动物园的争议中,边界似乎就在于“是否经过同意”。

不久前,一款叫“ZAO”的APP走红,玩的就是AI换脸。

APP当然会有“同意条款”,而其背后的AI换脸技术,却已经被应用于影视、娱乐,甚至是淫秽视频里。

这并不是说“ZAO”在作恶,但“一键同意”确实有可能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

日前,这款APP已经被工信部约谈,随后公开道歉。

今年10月,杭州一群小学生用打印的人脸照片成功在丰巢快递柜刷脸取件,让不少人哗然:刷脸识别那么高精尖的玩意儿居然被小学生破解了?!

解读君想说,其实刷脸的设备和系统存在很大的优劣差异,如支付软件等刷脸支付技术还相对安全,可快递柜这类的设备就不能保证,因此就不应滥用刷脸。

因此,面对商业机构采用各类刷脸技术,就亟待制定法律和行业规范,严格界定边界,不越雷池。

 刷脸的前提,必须是“放心”! 

看到这,有人会不禁要杠,有必要特别强调刷脸技术的危害吗?

当然,解读君也比较认同技术无罪的说法,可是在确保安全之前,对人脸信息采集的主体更应有所约束。

此前还有学校用人脸动态识别监控和评估学生的上课状态、是否走神,这样的例子就很难让人接受。

无独有偶,在线下商家推广刷脸支付的时候,也因消费者的不信任问题而步履维艰。

解读君认为,刷脸在令人真正放心使用之前,必先解决三个问题:

安全性:只有确保安全,才有更大规模推广的基础。在安全问题未得到广泛解决前,不能因节省几秒等待时间牺牲安全性。

规范化:在信息泄露已成重灾区的当下,采集到的人脸信息如何被使用、存储、销毁必须规范化。

制度化:因人脸识别导致的财产损失谁来赔、人脸信息泄露谁负责、法律责任如何界定等都有待明确。

/

· · ·

当年,我们给出了自己的姓名、电话、地址等信息,为的是电子购物的便利。

如今,以上这些信息的大量泄露,许多人早已见怪不怪,甚至不以为意。

可以预见,人脸识别技术也会以同样摧枯拉朽之势,改变人们对隐私的观念。

但在谈技术进步和大规模推广前,必先明确底线、做好保障,不谈伦理只谈技术那就是耍流氓。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