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鲜的时代,落寞的老人

鹿角    2020-06-16 11:20:07    老年人 数字时代 

二十年前,智能手机还未普及,我们同上一辈的生活方式几乎一样:只能通过电视、报纸来获取信息,出门习惯性带上钱包,远距离沟通靠电话……今天,我们刷着微博朋友圈、付钱用手机、沟通靠微信……互联网改变了整个世界,我们长大了,他们却老了。


时代向前,所有的产品都在讨好年轻人,但我们不能遗忘那些玩不来数码产品的老年人。后浪奔涌,是时候回头扶一把那些脚步慢了的前浪。

对此,沪漂小M深有感触,父母已经被时代抛下了太远的距离,尽管也努力学习,但和大部分老年人一样,他们学习和记忆的能力极其差劲,卑微地生怕自己犯错,在互联网的边缘小心地试探。



前几日,小M在电话中又听到母亲的抱怨,抱怨因为没有健康码而无法乘坐公交车。

她尝试教父母用支付宝申请健康码,但结果失败了,一边内疚不在他们身边,一边又焦躁不已,她差点脱口而出:“这么简单的操作你们为什么不会?“

尽管小M最终通过亲属代申请帮父母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小M也发现,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考虑到老年人不会申请健康码。比如上海的健康码,限制仅未成年人可代申请,这让一些失独和空巢老人们怎么办?


健康码一定要在手机上申请和出示,即便在子女的帮助下申请了健康码,那些不识字的老年人依旧无法在搜索栏中打出“健康码”这几个字。


太多的老年人因为搞不定健康码而无法出门,无法乘坐交通工具,无法逛超市,无法就医……

更糟糕的是,老年人不会用社交软件,他们的烦恼,年轻人和产品经理根本听不到。 

小M的父母只是国内众多老人的一个缩影,第45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有近两亿的60岁及以上的老人不会使用互联网。

而生活中却处处需要互联网,除健康码之外,我们来看看,老年人还有哪些困境:

购票:春运和节假日高峰期老人买票何其艰难。2018年春节,一个在上海务工的大爷跑6趟车站没买到票下跪大哭,网友心疼地称怕自己老了也被“淘汰”。



支付:现实中,仍然有商家不愿意接受现金。曾有一黑龙江老人现金被拒,生气地说:“我拿的又不是假币,羞辱我老头不会用微信吗?”

电视:电视是老人为数不多的消遣方式,但自从机顶盒普及之后,看电视甚至可能需要同时操作几个遥控器,别说老人了,这些操作年轻人都免不了要研究一番。

预约:热门景区和医院越来越多地采用预约制。有网友亲身体验,连续几天去医院每天都能看到因为没有预约而看不上病的老人,只能茫然地坐着等待漏下来的号。护士想教她们用软件,拿出来的都是老式手机,何其无奈。



手机银行:老人好不容易在子女的帮助下学会了使用手机银行的部分功能,但银行APP的屡屡改版,让老人头痛不已。

……

以上只是老人生活不便的冰山一角,实际上,老人因为跟不上时代而被忽略的案例何止于此?

我们常说:“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但一个健全的社会不能让任何一个群体脱节,我们不应该以自己的使用习惯为准绳、给老人设置壁垒。

有人说,“不会用数码产品又不是年轻人的错,是老年人没法与时俱进”。这种说法是冷血且无知的,在他们眼中凡是自己习惯的就是理所当然:

如果老人也可以通过互联网接收到更多的信息,如果老人可以方便地使用科技产品,如果老人也能够随时叫外卖,如果老人可以毫无障碍地去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如果他们有更多的娱乐方式……

这一切尚且是“如果”,是“臆想”,但为什么不能够成为现实?

当下,几乎所有的商家都在绞尽脑汁地研究儿童、学生、上班族的喜好,因为他们最有购买力,偏偏忽视了老年群体。



商业是讲究利益的,但是社会不能只讲利益。

大多数科技产品服务的主体都不是老年人,比如市面上尽管有的是老人机,但却很少有商家研究针对老年人的智能机。

很多老人迫于无奈购买了智能机,发现想退出App却找不到实体的返回按钮,而虚拟按钮还要在系统设置里通过设置才可以调出来。

当年轻人的生活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适合老年人活动的场所却逐渐缩水,只能活跃在广场、公园等传统空间,宅家的娱乐方式也多半是看电视、听广播。 




老人们的遭遇很让人心疼,其实他们就是明天的我们。

若干年后,当汽车无人驾驶、支付刷脸都过时,那些不敢想象的科技都成真,老了的我们是否能够适应未来?

如果不能,谁又该为此负责?

我们都有老去的一天,都希望能有尊严,即便无法学习新的东西,也可以获得一丝温情。时代的进步,绝不是把老年人被遗弃在角落里的完美借口。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