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的冰与火之歌

悟饭    2020-06-22 15:03:17    地摊经济 


地摊经济热度十足,到底该不该泼冷水?

——非常解读

 

尽管吆喝声十足,有关地摊的段子也是层出不穷,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围观者多入局者少。

写段子调侃的自媒体人不会去摆地摊,为流量蹭热度的拍客又不算真练摊……

“外热内冷”的地摊经济,会是你想象中那样美好吗?会有真爱吗?

 

地摊的“真爱”到底是谁?

你有没有想过,谁才真正的需要地摊经济?不是那群热衷玩梗的自媒体们,首当其冲其实是曾经被驱赶的摆摊者。

以前为了市容,碍于监管等各种无奈理由鸣金收兵的练摊人应该最高兴“地摊经济”的回归。城管打电话催你摆地摊可以列入2020“活久见系列。

“哪里卖,怎么卖,卖什么”是地摊新手的灵魂三问,但对于曾经的摆摊者几乎不存在这个问题,他们要做的就是把尘封的老物件拿出来重操旧业即可。

第二批需要地摊经济的,恐怕就是受疫情冲击的低收入人群和个体工商户们:工厂倒闭、裁员,饭馆等各类小本生意关张,释放出来大量劳动力,摆摊之于他们就是维持生计。

至于那些在各种群里口嗨、或开着五菱宏光车打开后备箱卖东西的人,更像是一种乐趣,一次潮流的追赶,相比于驾轻就熟的地摊前浪,和迫于生计的人群,他们就是摆摊界后浪,翻不起浪花的那种后浪。

当地摊经济的热度回归正常,当潮水褪去,就会知道谁是真“泳”士。

 

在“倒退”中前进

摆地摊,长年以来因脏乱差被认为有损现代化文明城市形象,在不少大城市都退出了历史舞台,现在允许地摊回归,却是基于民生的经济账。

西部某城,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小地摊,大民生,烟火气背后的是商业景气。

地摊可以回归,但市容市貌却不能走回头路,否则又是一笔不可计算的经济烂账。

小城市对于地摊经济的开放、比起大城市更持欢迎态度:

一是基于城市小好管理,对所谓整洁的市容没有太严苛的要求。

二是对激活市场经济的渴求,摆地摊能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市场活力。

三是促进消费,限于城市体量不能搞大型购物节,那就通过地摊来促进消费。

与此相对,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对于地摊经济的态度则谨慎许多,例如北京,不少媒体和舆论都认为京畿之地不宜提倡地摊。

至于其他城市,相关规定和管理细则还在陆续制定当中,但很多新一线城市已经在积极探索定点地摊、办理摆摊证等各种办法。

交通、商品质量、食品安全、环境卫生这些关于地摊的老大难问题,并没有彻底根治,如何科学合理地放宽地摊经济,这是对所有城市的一次考验。

一刀切和放任之间,到底有没有一条科学合理的路可走?

如果有,那些曾被一刀切下的“冤魂”能否得以回归?

 

逛地摊,我们到底在想什么?

有人摆地摊,有人管理摆地摊,最乐享其成的无疑就是我们这些逛地摊的人了。

解读君办公室对话:

“喜欢逛地摊,不一定要买,只是喜欢逛”

“下班太晚,如果有人在地摊上卖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非常好”

“地摊的东西看得见摸得着,网上买东西没法比”

一些人对地摊回归满心欢喜,但也有一些人深感担忧:

“可以摆地摊,但别在我家附近摆地摊,太吵太脏”

“地摊摆在我门前,我的生意做给谁?”

“流动摊贩,吃坏肚子,买到假货还投诉无门,对地摊爱不起来”

逛摊人的心声才是王道,有意摆摊者不妨听一听。严选品质,注重卫生,地摊也可以走“放心买放心卖”的新差异化路线,不做价格颤抖,着眼于年轻人的市场,除了卖点煎饼果子之外还有很多可卖,谁说地摊不能出“品牌”?

管理者也该听一听,消费者担心卫生问题,但也爱地摊,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一放了之,这就对城市管理提出了新要求:如何既能管住,又能管好,切实保护到买卖双方。

地摊不是城市运行的必需品,但需要地摊带来的生活感、烟火气。一个城市要有大牌林立的商场,但也一定得有便宜好玩、“斤斤计较”的可爱地摊。

 

地摊2.0猜想

地摊虽能回归,但它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摊了,现在的地摊,它是跟着时代潮流一直在进化的地摊2.0

直播盛行,带货大行其道,一边摆地摊一边直播,说不定打赏和卖货双丰收。

从前摆摊是低端和low的代名词,创造力无穷的00后下场摆摊或许有更好的创意,摆摊做PPT、摆摊招聘...摊小产品多,那些线上不能实现的交付,摆摊也许可以~


摆摊能不能出连锁?这个设想很不符合地摊属性,但如果每个城市都有个夜市地摊,为什么不能有人专门打造地摊品牌呢?品牌意味着标准化,工业化,可复制,或许也是解决食品安全、产品质量的一个思路?

眼下鼓励摆地摊,是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决定的,一旦经济形势向好就业稳定,是否又会取缔呢?

这个风险不能完全忽视,我们且走且看吧~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