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书报亭,再见即是永别

唐小可    2020-07-01 10:52:10    东方书报亭  再见五期 

“东方书报亭,如今却归了西。”

——非常解读

“白天的一朵花,夜晚的一盏灯”,说的就是上海街头的东方书报亭。

作为纸媒黄金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它靓丽的红色身影和琳琅满目的书报杂志,曾经是魔都的风景线,如今踪影已难觅。

突然间,地摊和夜市又回来了,很多咸鱼翻了身,可书报亭依旧再见无期。

这一告别,会是永远吗?

成也阅读,败也阅读

东方书报亭诞生于1998年,其主营业务就是售卖报纸、杂志等刊物。

值得一提的是,在之后的数十年间,中国的纸媒收获了最为显赫的发展期,而东方书报亭也在上海遍地开花,顶峰时3000余家书报亭布满大街小巷,成为城市文化的风景线。

彼时的书报杂志生意,除了征订就是零售,零售的绝对主力就是书报亭,大家对纸质读物的阅读习惯还没有被互联网浪潮冲淡。

曾经,东方书报亭是解决了4050下岗再就业问题最受欢迎的项目:创业门槛低,社会需求旺盛,所以一度让经营者有了奔小康的希望,自然有不少人趋之若鹜。

可谁能料想,随着网络的兴起和新媒体、自媒体的发展,读者可以轻易和免费从网络获取各类消息、资讯。纸质阅读的劣势在对比中被放大,由于版面有限,不能根据读者喜好精准定制和推送内容。

最关键的是,互联网迅速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就算东方书报亭回来了,我们的阅读习惯却回不去了。

于是,读者纷纷离开,而书报亭的经营者自然坚持不下去,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没有试图改变过,而是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

没了书报的书报亭,只能归西

虽然上海人都很明白,阅读习惯已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但是对于书报亭依然保留着一份特殊的情怀,下班去买一份报纸或杂志成了一部分人对忙碌生活歇口气的一种“仪式感”。

这种仪式感可有可无,但经营者显然不能靠“情怀”糊口,于是开始尝试改卖其他东西。

为了增加营收,很多书报亭不得不加推副业,贩卖饮料、代缴水电煤、回收烟酒,甚至有的还独辟蹊径,做起了代收快递、寄存包裹等买卖。

在前两年,大家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东方书报亭已经不卖书报了,大家都在做早餐卖各种组织肉做的烤肠。

可这些营收,都免不了有“超范围经营”的诟病:副业做的越杂,越多的占道经营,油烟气取代了书香气,倒成了城市环境和秩序的破坏者。

东方书报亭没了书报和书香气,自然只能步步归西。

互联网救不了书报亭

那么,东方书报亭能不能借助互联网的力量焕发新生呢?其实这个命题,东方书报亭不是没有尝试过。

例如前文提及,在网购兴起的初期阶段,很多大家熟悉的社区驿站都还没建立起来,于是很多书报亭开辟了快递代收点的业务。有的还自主接入互联网,打造成“文化亭”、“便民亭”、“信息亭”等带有互联网思维的多功能书报亭。

可这些所谓的借助互联网转型,不是影响到市容市貌,就是噱头大于实际,这样微薄的增收完全不能唤起经营者的热情,更不能维持书报亭的运营。

201711月,书报亭的经营者们集体发起过大型行为艺术“今天不说话”,呼喊城市的管理者和市民关注书报亭。可是这场活动非但没能改变任何事,反而更像是对那个曾经辉煌的时代,做了一次很有腔调的告别。

如今,经营者纷纷退场,书报亭纷纷拆除,即便书报亭曾是上海文化衣襟上的一朵鲜花,也没办法永葆鲜艳。

上海街头那一座座红色的小亭子,曾经是多少人的文化绿洲。

如今它们满载遗憾渐行渐远,这一声再见,或许真的是再也不见。

- end -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