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繁花》引发的马屁

木易    2020-11-11 10:35:21    恶形恶状  老面皮  

“总有些人,就是不愿意好好说话。”

——非常解读

新闻联播主持人“上新”,出了一个上海台过去的潘涛,没过多久,潘涛就用“沪语”读了一段金宇澄的《繁花》片段,在沪上引发的争议不可谓不小。

乍一听,潘涛的声线温柔、声调节奏都拿捏到位,播音主持功力的确深厚。

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段朗读非但全国人民都听不懂,上海人也听不懂。

事后,就连潘涛在朋友圈也表示“讲得一塌糊涂”。

自嘲是消灭尴尬的最高智慧,事情本该就这么笑一笑就翻篇,可是并没有,一场顺着网线花式拍马屁现场就此上演。

作为一个上海人,解读君今天就要围绕这事儿和大家说两个上海话词语,包管你以后在生活和职场中都用得上。

  /

顾名思义,恶行恶状是上海话用来形容人言行卑贱丑恶,有污耳目,在茅盾《烟云》一书中也有提及。

当然,这绝不是形容把玩票当科普的知名主持人潘涛,人家秀这一段“散装沪语”也没坏心嘛!

那恶行恶状的是谁?!当然是那群顺着网线拍马屁的人咯!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人家潘帅去新闻联播履新干您X事?轮得到您一边自我感动一边与有荣焉?

当然,洗地的手段也并不高明,某抖音上海红人就鼓噪:潘涛老师只要说了上海话,那就是为推广沪语做贡献!何况人家是个四川人,你要是觉得读得不好,有本事你说四川话?

嚯!人家潘涛还没怎么样,这些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贵亲”倒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解读君想说,推广沪语的确是好事,但首先您说的得是沪语才行吧?

这种无底线的媚上,在职场中其实也不少见,这个时候就可以用“恶行恶状”来形容,十分贴切。

  /

这词容易让吃货们会错意:这是不是一道上海特色菜?

其实不是,这是形容人脸皮厚,不知羞。

家里出了个京官儿,人家还没来得及回乡省亲,老家人就敲锣打鼓,大搞“北京喜讯到边寨”。

某上海人爱看的晚报更是瞎起劲,无视这段糟糕的朗诵、身先士卒地为当事人打圆场。声调之高,生怕北京太远,听不到老家同行表忠心。

这样的场景最近同样发生在印度,美国新当选的副总统贺锦丽身上有印裔非裔血统,当选后祖籍所在村庄同样是锣鼓喧天张灯结彩。

这也印了那句老话:人情冷暖,都愿锦上添花,不愿雪中送炭。在一片捧声中,似乎只要是吹捧声比别人低了点,就是犯了错误。

在这样的环境下,面皮如城墙一般厚的家伙层出不穷,也就不奇怪了。

· · ·

潘涛朗诵《繁花》的事件更像是昙花,热度很快就会过去,谄媚者也会找到新的谄媚对象,恶行恶状的老面皮们也在蓄势待发,生怕起得晚,地已经被别人洗了。

解读君想说,马屁拍得再响,毕竟和自己没啥关系,到头来不过就是“吃力不讨好,阿王炒年糕”罢了! 

- end -




相关文章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暂无评论